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代生儿子保密咨询 >

你好 孙子旺(27)

发布时间:2024-03-14 点击数:723

(网络下载转载作者西红柿炖茄丁)

子旺叔在我心中,就如同大山一样,很真实,生活的很惬意,这一切的到来,或许是因为我的出现,带给了子旺叔改变的同时,也打破了子旺叔原本平静的生活,子旺叔人性善良纯朴的本质,也一下子受到了人心的考验,这是对是错?我不知道该怎样分辨,有时,我和子旺叔说那些事情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世故了,将本来一张白纸的子旺叔,慢慢地涂上了颜色。

“开心,叔真的觉得你很好哩,带给叔这么多,让叔的生活一下子丰富起来哩,不经历什么,叔还真没发现你对叔的重要性哩,今天中午,叔自己在屋里,听着外面你们的叫声,叔真的很想你哩,真的,叔当时就下定决心哩,这辈子都要守着你哩,你撵叔叔都不走哩”

子旺叔似乎一下子沉浸在了自己的低落的思想之中,或许夜安静了下来,子旺叔的心也安静了下来,子旺叔就回想起了白天的一幕一幕,让子旺叔突然对我的情感越来越迸发了出来,

“叔,你……”我还想说什么,子旺叔一用力,直接将我抱了起来,接着吻向了我,

子旺叔很用情,很热烈,甚至都想将我吃进他的肚子里一样……

我很羡慕子旺叔,真的很羡慕子旺叔,好像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达到子旺叔的这种境界,前一秒还在感叹人性,后一秒,倒是睡了过去,或许是今天太累了,又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子旺叔竟然还打起了细细地呼噜声,低沉而好听,就像子旺叔好听的声音,好看的脸庞,好完美的身材一样。

我伏在子旺叔的怀里,闻着那甜蜜的香水的气息,感受着子旺叔身体的温度及子旺叔那颗跳动的心脏,我也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似乎我心里有股隐隐的不安,就好像我听到了什么声音似的,一下子将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我一下子睁开了双眼,漆黑的屋里一片安静,只有子旺叔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子旺叔依旧睡的很香。

我不知道此时几点钟了,在我想要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似乎是在搬着什么东西的声音,很小声,但却被我敏感的听到了,

“是谁?”有的心突然砰砰砰地跳动了起来,就好像我从来不会预料到大半夜会突然有这样的声音,在山里也住了大半年多了,我很放心这里,但这半夜外面的声音,的确让我吓了一跳,我便赶紧大声地喊了一声,接着便打开了灯,

子旺叔一下子醒了过来,赶紧抓住了我的手,就好像,子旺叔是被我的声音给惊醒的,

“开心,你咋哩?”子旺叔有些担心地抓住我的手问道,

“叔,外面有声音呢,在院子里”我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边说边穿着衣服,

子旺叔反应也很快,似乎他也不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也从床上坐起来穿起了衣服,此时,我与子旺叔又听到了声音,就好像什么脚步声跑了过去似的,什么东西也丢下似的。

“谁哩?”子旺叔大喊了一声,披上一件衣服便往外走去,

我赶紧跟上,顺手拿着手电筒,又顺手拿了子旺叔的小木凳子,我想,如果遇到什么歹人的话,我可以第一时间先砸过来,因为这大半夜的,如果真有什么人来的话,是不可能要讲道理的。

我与子旺叔赶紧跑了出来,院子里似乎并没有任何人,好像那人已经跑掉了,消失在了黑夜里,子旺叔一直低着头听着什么,或许那人跑远了,子旺叔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叔,肯定是偷东西的”我轻声地说道,然后拉着子旺叔便往地窖的位置走去,

我用手电筒一照,那压在地窖口的大木头已经动过了,或许这块大木头简直太沉了,根本就没有挪动多点距离,显然,子旺叔的地窖并没有被打开,我顿时舒了口气,但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叔,快回屋,外面太冷了,放心吧,不敢来了”我看到这副场景,心里也明白了什么,看到子旺叔没有穿保暖,只是一件大裤衩,披了羽绒服出来的,我便边说边拉着子旺叔又回到了屋里。

“开心,你看到啥哩?”子旺叔什么也看不到,我也没有让他去摸什么,一回到屋里,子旺叔便对我着急地问道,

“叔,有人要偷东西,咱俩抬的那块大木头,已经被动过了,不过,太沉了,好像没有抬动,接着我就醒了,那人也跑了,叔,不是我小心眼儿,我断定,肯定是你的表哥或者表侄干的”

我赶紧关好门,拉着子旺叔,见子旺叔冻的有些嗖嗖的,便与子旺叔又钻进了被窝里,我便很是严肃地说道,

“哎呀,他们怎么这样哩,这二十年哩,咋变成这样哩,这不是小偷嘛,开心,你说,以前叔小时候,经常去哩,也没觉得啥哩,现在咋变成这样哩”子旺叔一听我这话,便很是伤感加着急地对我说道,

“叔,我只是怀疑,但也八九不离十了,孙家沟估计没有这样的人呢,村长心里有数,再说了,村长与孙校长也不知道你地窖里有啥,更别说别人了,知道的,只有你那表侄,也就是你表哥一家人,来偷你的东西的,那肯定就是他们了,唉,真是的,白天抢不走,晚上来偷,这一家人,真是的”

我抱住子旺叔,因为我知道,子旺叔似乎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虽然白天已经打击了子旺叔一次,这晚上又打击了一次,显然,子旺叔心里难受及了,

“开心,叔没事儿哩,只是我那老舅,小时候很好的人哩,对叔也很好哩,咋就养出这么个儿子来哩,唉!”子旺叔抱着我,很是感慨,很是伤感地说道。

我很心疼子旺叔,无比的心疼,子旺叔没有亲人,或许那二十年没来的表哥一家人,是子旺叔最后的寄托,可是,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让子旺叔内心一时之间,接受起来真是很难受。

“叔,你说他们也太不聪明了,白天那么一出,晚上再来,都不需要锁定别人,指定是他们了,唉,真是人性的阴暗呐”我叹息了一句说道,

“开心,别说哩,叔只想睡觉哩,只想抱着你睡觉哩”子旺叔抽哽了一下,似乎内心很是难受,便伏在我的耳边轻声地说道,

我不再说下去了,或许这对于子旺叔来说,真的是件很难受的事情,我不想再刺激子旺叔,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许子旺叔慢慢地想明白了,也难怪,子旺叔这么心胸豁达的人,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也许睡一晚上就没事儿了。

子旺叔睡的很快,而我,则一下子失眠了,我终于理解钱远康的烦恼了,因为失眠给人带来的痛苦真的是无法形容的。

我躺在床上,摸着子旺叔那好看的不像话的脸庞,偶尔亲吻一下子旺叔的额头,一副很爱怜的样子,我知道,我今生都要与子旺叔相伴了,因为两个可怜的人,真的最适合走在一起。

天渐渐地亮了,我后半夜都没有睡着,似乎我也不觉得累,可能是在子旺叔这里每天都睡的很好吧,这也比我在城市里强多了,或许在城市里,估计我会跟兄弟小王或同事儿,躲在哪个KTV里,一直唱到天亮才散去,白天再疯玩一天也不会觉得累的。

“开心,你没睡哩?”子旺叔醒了过来,摸了摸我,便咧着嘴有些关心地问道,

“睡了,就是醒的早呢”子旺叔搂了搂我,我顺势扎进了子旺叔温暖的怀抱里,我不想让子旺叔心疼我,我便轻声地说道,

“开心,叔让你担心哩,你放心哩,叔没事儿哩,啥事儿睡一觉就好哩,都过去了,叔就当没有那样的亲戚哩,以前的生活还是挺好哩,现在又有你哩,叔还有啥奢望哩”子旺叔嘿嘿地笑道,接着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会心一笑,因为我就知道,子旺叔这样的性格,可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倒是与我的性格互补了,也难怪,如果子旺叔是个多愁善感类型的人,或许他不会过成现在这副样子,从他眼睛看不到东西的时候,子旺叔或许就没有生活下去的希望了。

“嘿嘿,开心,叔去熬粥哩,昨晚喝的太多哩,你再躺一会儿哩,不着急起床哩”子旺叔的精力总是这样,只要是醒来,从来都不会赖在床上躺着,都要起床干这干那的,好像一干就是一天,那精力劲,让我这懒癌晚期患者,也慢慢地治愈着。

我瞧着子旺叔赶紧起了床穿着衣服,我睁着双眼,看着子旺叔每一步的动作,我突然发现,这简直就是欣赏,欣赏自己最爱的人最有活力地时刻,子旺叔,或许就是我此生的真命天子,我要牢牢地将他握在手里,永远都不会分开。

我当然不会躲在被窝里等子旺叔伺候,或许以前会,但跟子旺叔生活久了,我也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子旺叔在做着早餐,我则在屋里整理着床铺,打扫着屋里的卫生,将我与子旺叔共同的家,打理的井井有条。

“开心,油条是啥味道哩?叔听收音机里说,你们城里早上吃油条喝豆浆,还有很多的早餐哩”在吃早餐的时候,子旺叔似乎对城市里的生活特别的感兴趣,便对我乐呵呵地问道,

我都一一做了解答,或许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些无所谓的东西,但对于子旺叔来说,倒是一种好奇,一种不一样的世界。

“叔,你在家里呆着啊,我去学校看看,现在里面在装饰着,也快开学了,也不知道弄得咋样了,我看看有没有帮忙的”我心里藏着事情,其实我也不好与子旺叔说出来,我便找了个由头,吃完早饭便对子旺叔边说边走了出去,

子旺叔嘱咐了我几句,拉着我的手,似乎都不想离开我似的,我便笑了笑,抱了抱子旺叔,亲吻了一下,然后摸着子旺叔的脸这才分开。

村长与孙校长算是我佩服的人,大山里的汉子,心地纯朴,他们深知钱远康捐钱建学校不容易,整个过年,前后一个多月,村长与孙校长都会呆在学校里,就好像这是他们俩的职责,要不然,这学校不可能建的这么快,虽然与外面的学校相比简直太差了,但在这个山村里,有那么一栋二层小楼,有操场,也算是很引人注目的。

我想着与孙校长商量一下,找个工人到子量叔家里的地窖口按一道铁门,上把锁,这样的话,即便贼惦记着,也没有办法,我知道,整个山村都没有这样的,貌似他们出门干什么,家里屋里都不怎么锁门的,但是,经历了昨晚的事件之后,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预防了。

一走进学校,我就听到村长嗷嗷地吼声,似乎在让工人们赶紧干活啥的,我心里苦笑,心想,要不是村长这样的性格,估计这学校不可能建的这么快,跟周扒皮似的,脾气太大真是吓死人了。

“易老师,你怎么来啦?”孙校长倒是看到了我,我见到在给教师的宿舍里指挥着工人安装着空调,当然,是钱远康之前买来的空调,想来,这是杜雨婷的宿舍了,

“哦,孙校长,在按空调呢,我过来看看,要不把我的也安上吧,我就住在我叔家里,安在我叔家里,夏天就不热了”我宿舍的空调一直放在子旺叔家里,看到工人师傅在这里,我便也想到了,

“呵呵,易老师,就算你不说,我也想给你安上哩,反正人家都来哩,你都有叔哩,就不用住学校哩,也给学校省电省水哩”孙校长开心地调侃着我,

“哎呀,孙校长,你啥时候能大气一点啊?三句不离你抠门的本质”我也调侃着孙校长,心里乐呵呵的,

村长听到了我的声音,或许他从楼上在忙什么,便也走了下来,一脸笑意地和我寒暄着,我知道,我那茅台算是收买了他,看起来村长对我的印象真是越来越好了。

“村长,能不能弄个铁门啥的,我想给我叔的地窖口装上一道门,再上把锁”看到村长,我也就犹犹豫豫地讲出了我的来意,

“怎么?怕有人偷东西呀?嘿嘿,易老师,放心哩,别的我不敢说哩,我们孙家沟,不会出这样的人哩,大家谁家也不会丢什么东西哩,没必要哩”村长乐呵呵地看着我,似乎觉得我有些多此一举了,便拍着胸脯对我说道,

“不是,我心里都有些害怕了,村长,孙校长,昨晚……”我也不再犹豫,便将昨晚的情况跟村长与孙校长讲述了一通,

村长一听完,便攥紧了拳头,一副想骂娘的样子,只是,面对我与孙校长,这又是在学校,村长一直压抑着自己大老粗的性格,

“奶奶哩,不行,找人到他家里砸一顿去,对付这样的人,就得用这样的人的办法来处理”村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便大声地说道,

其实,我正有此意,我真觉得对付无赖的办法,就是比他更无赖,让他害怕,而不是忍让,要不然,他们会更变本加厉的,只可惜,我在这里也找不到人,更何况,这只是我心里的气,我平时也没遇到什么无赖,尤其是长大后。

“走,咱们去看看哩”正好工人师傅将杜雨婷宿舍的空调安装好了,孙校长便招呼着他们去子旺叔家安空调,接着拉着村长与我,去看看那地窖口去。

来到子旺叔的家里,子旺叔正坐在屋里给我洗着衣服,感觉到这么多人一来,子旺叔有些发懵,我给子旺叔解释了一番,子旺叔高兴的咧着嘴,似乎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貌似空调这东西,对于子旺叔来说,真是个新鲜的不得了的东西,

“开心,这东西费电哩,叔夏天都不用风扇哩,用蒲扇扇扇就行哩”子旺叔听着工人师傅忙碌着,便将我拉到一边说道,

“叔,有空调就不需要用风扇了,再说了,夏天最多热一个月,又不天天开,也费不了多少电呢,再说了,这不有我嘛,我有工资补助的,哪能把我给热死呢”我有些无奈,到底是过日子的人呐,子旺叔的话就是朴实,我便说道,

“好哩,哪能让开心热死哩,叔也跟着沾光哩”子旺叔他自己没有要求,但是,好像子旺叔不想委屈到我似的,便很是爽快地说道,

那边,村长与孙校长站在地窖口那里说着什么,两个人试了试那个大木头,似乎也在商量着什么,

“易老师,回头我找人给按个门,待会儿啊,我别和子旺说,吃完中饭,我就找几个人去那东西的家里,你也跟着去,好好地给他们来点教训”村长见我走过来,便将我拉到一边,对我说道,

“好,村长,我都听你的”我痛快地答应道,这算是我们的反击,不能总是防御了,那样的话,简直就是没完没了的麻烦,倒不如直接出击,将对方打服了,彻底地清除这个麻烦了。

我相信子旺叔的表哥在他们山村的人缘肯定不会怎么样,试问,谁会跟这样的一家人来往啊,到时候我们去了,即便发生什么冲突,我想也不会有什么人帮助他们的,顶多是大家过来看看热闹,也解一解心头之恨的。

空调安装完之后,孙校长与村长带着工人走了,与村长约定吃完中饭在学校里集合,孙校长则安排人给子旺叔的地窖装铁门,让子旺叔下午在家里候着。

我理解村长,村长是不想刺激子旺叔了,所以,我们这一趟过去,村长不想让子旺叔知道,免得他心里又难受,我想,即便子旺叔知道,子旺叔也拦不住我们,只是,子旺叔心里肯定会十分地着急的,这样一分析,倒是不让子旺叔知道为好,我有些佩服村长的智慧了。

“开心,咋又去学校哩,你细皮嫩肉哩,干不了活哩,你就别去哩,叔心疼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子旺叔说下午去学校帮忙干活啥的,子旺叔拉着我的手,很是心疼地说道,

“哎呀,没事儿啊,我又不干重活,只是一些轻活,人家孙校长村长天天在学校里忙,我哪能不露个面啊,这也说不过去啊”我用想好的理由来敷衍着子旺叔,

“哎呀,开心,你哪行哩,你是城市里来的文化人哩,是用脑子知识哩,不是靠手哩,你摸摸你的手哩,这么软这么嫩哩,哪能干活哩”子旺叔很是心疼,就好像,他真的不忍心我干什么力气活,摸着我的手,在他那大手心里不停地摩挲着,

“叔,没事儿的,我不干活,我是去指挥去”我心里很感动,或许这就是被关心的味道吧,子旺叔的不舍,其实是我一直以来都希望有的那种感觉,很温暖我的心。

“那叔和你一起去哩,你站在那里指挥叔干哩,叔有的是力气哩”子旺叔想了想,便退了一步说道,

“叔,那不行,孙校长不是和你说了嘛,下午他带人过来装铁门哩,你得守在家里呢,我可不希望你去干那些活,你得守在家里啊”我赶紧反对道,这样的话,子旺叔就会知道我要去哪里了,我可不想让子旺叔知道我们的计划,

“唉,那开心,你得注意哩,千万别干活哩,哎呀,叔咋就那么舍不得哩,你又不是山里人,哪干过活哩”子旺叔一直唠叨着,又不想让我生气,又担心我,总之,很复杂的心情。

我一下子堵住了子旺叔的嘴,因为我很感动,感动有些担心的感觉,我便紧紧地抱住子旺叔,热烈地吻了过去。

“哎呀,吃饭哩吃饭哩,开心,吃饭你咋还闹哩”子旺叔被我这么一吻,一下子投降了,就好像,他也不再说什么了,已经听从了我的安排似的,便边说边乐呵呵地推开我,

子旺叔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副手套来,是那种干活用的白手套交到我的手上,我有些无奈,好像别人干活都不带手套,而子旺叔却是心疼我,非要我带上他才放心,为了让子旺叔安心,我这才带上手套,在子旺叔有些舍不得的面庞下,我这才走出了院门口。

来到学校的时候,孙校长与村长已经在学校里了,村长还找了五六个山里的汉子,跟大家说了说情况,说明了一下只给个教训,砸一些东西就行了,别伤到人啥的,同时也让我到时候只在一旁看着,还教我说了几句狠话,似乎村长让我去,就是以子旺叔侄子的身份示威的。

我哪会村长嘱咐的我那些狠话啊,反正村长张口就来的话,我是说不出来,不过,我也有自己组织的语言,便点头同意,心里盘算着到时候怎样骂才有气势。

村长套上孙校长家的马车,我们一行人坐了上去,这才沿着山路奔了起来。

我不知道子旺叔的表哥到底住在哪个山村里,周围有好多的山村,都隔着挺远的,在这大山深处,似乎只有这么一所小学,我有些可怜我的学生们,每天来回要走好几个小时的山路。

村长当然知道,并且村长对村里的每个人的家庭都很了解,也许这是村长的工作职责,也是村长比较负责任的体现。

人的性格不同,就表现得很不一样,孙校长驾马车,再怎么快,也很稳,村长驾马车,简直快让我吓出心脏病来了,这么一车人,村长竟然让马跑了起来,真是可怜了孙校长的那匹马,在山路上,跑的倒像汽车似的那么快。

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座山村里,这所山村我也来过,好像我有那么几个学生就是这所山村里的,我刚来的时候也走过这里,拜访了这里的家长,倒真是没有想到,子旺叔的表哥一家人,就是这个山村里的。

“你们先在这里等我哩,我和村长打声招呼去,探探路再说”在山村口,村长将马车停了下来,对我们嘱咐了一番,这才一个人向山村里走去,

我有些佩服村长,虽然看起来很莽撞,其实心里敢有些数,毕竟是到这里来闹事儿,先到这个村里的村长家里了解一下情况,

“村长,不会有什么担心吧?”我有些担心,便跟上村长的脚步说道,我不想让村长一个人去,可能是我觉得,这是我和子旺叔的事情,村长本来就是帮忙,子旺叔不在,我也就代表着子旺叔,有什么事情,我也得冲在前面,

“易老师,能有啥事儿哩,我天天和这个村子里的村长喝酒,跟兄弟似的,我就是和他打声招呼哩,你快到马车那里去,我一会儿就出来哩”村长摆了摆手,推了推我,便边说边向山村里走去,

我望着村长的背影渐行渐远,心里有些感动,到底是孙家沟的老少爷们儿,别看平时大家都不怎么理会子旺叔,但真涉及到一些原则问题,谁也不会在旁边看热闹,都不想眼睁睁看着子旺叔受欺负,也就是说,不出事儿的时候,我倒觉得子旺叔生活的很孤单,这一出事儿,我突然发现,子旺叔生活的并不孤单,他有一群隐形的兄弟,在最危难的时刻,都跳了出来,这也与子旺叔平时豁达的为人处事儿性格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我给村里的汉子们分着烟,我整整带了一条烟出来,并没有告诉子旺叔,我想着,如果今天顺利完成,我将这些人拉到家里好好地吃一顿喝一顿,再告诉子旺叔结果,如果他们不去,我怎么也得拿出好烟来给人家分分,最基本的礼貌,我觉得应该是有的,虽然山里的汉子们不在意这些。

村长一会儿功夫就出来了,我松了口气,我想,看来并不是所有的村子都与孙家沟似的这么团结呢,这也代表村长的能力了,

“走,还真让我料到了,这一家人,平时就干偷偷摸摸的事情,根本就没人搭理他们,他们村的村长一听我过来揍他们,还准备给我提供家伙呢,嘿嘿,不需要,只要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哩”村长一回来,便接过我递给他的烟点燃,一副兴奋地样子说道,

“那还等什么,快去吧,速战速决”我本不是个好战的性格,也可以说,我其实性格有些懦弱,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受欺负,我没有任何人帮忙,只能一直忍受着,久而久知,我性格的懦弱一面也慢慢地养成了,但是,这次是让我有着不一样的体验,因为我有帮手,我有底气,或许,我那懦弱的一面是因为,我没有底气,我打不过人家,我找不到家长去哭诉吧!我便赶紧对村长说道,

“行,拿好家伙,走”村长也不唠叨,直接从马车上拿出准备好的棍子分给众人便说道,

“村长,咋没有我的呢?”村长并没有给我准备木棒,这让我很是疑惑,我便追上村长的脚步,便赶紧问道,

“哎呀,易老师,你哪能干这种打打杀杀的事儿哩,你就站那里说几句话就行哩,没得子旺怪我哩,说我教坏你哩,你是大城市里的文化人,上过大学,哪能跟我们下里巴人似的哩”村长摆了摆手,似乎他对我的观感,一直不一样,不将我与他带来的汉子们混为一潭,

我真是有些无奈,大家走的又是这么急,我便赶紧跟在村长的身边,倒是在路边看到一个树枝,挺粗的,我便直接拿在手里,我可不想让村长把我想成这样,我别的事情可以温婉一些,但在子旺叔这件事情上,我不想让村长看到我懦弱的一面,至少我会让村长以后放心,放心我陪在子旺叔身边,同样可以保护子旺叔。

果真,村长见我手里找了一个棍子,也就不再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村长咋就认识子旺叔表哥的家门,只见村长一脚便将院门给踢开了,接着便向屋里大步走去。

我瞅了一眼这院子里,说实话,这么一大家人,过的日子真的很寒酸,住的屋子似乎比子旺叔家还要破,院子里的一角,也不知道在哪里捡的瓶瓶罐罐等垃圾一大堆堆在那里,磊子的两个小孩子正在院子里玩耍着,一看进来这么多人,吓的直接往屋里跑去,嘴里还大喊着什么,

“给老子砸”我们走的很快,小孩子刚跑进屋里,我们也就走进了屋里,村长直接吼了一声,便抡起棒子,朝着那桌子砸了过去,

我就冲在村长的身边,也跟着砸了起来,不过,我下手比较轻,只敢砸桌子,不敢砸其它的,我就是想教训一下子旺叔表哥一家人,倒也不想闹的过于严重了。

其它的山里汉子下手也有分寸,顿时间噼里啪啦地一顿乱砸,

“你们干什么?”在我们砸子旺叔表哥家里的时候,一旁边的炕上,其实睡了两个人,正是子旺叔的表哥与磊子,好像他们俩太累了也太困了,大下午的竟然在睡觉,被我们噼里啪啦地砸声一下子惊醒了,只听磊子一脸气愤地冲我们吼道,便想向我扑过来,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村长一把抓住了磊子,直接将磊子扇了一个耳光,抓住磊子那脖子,一副恶狠狠地目光。

我看到,磊子只穿了一条内裤,似乎连个保暖都没有,而这屋里也没有暖气,被子都破得不像个样子,看起来,日子过的真是贫穷,家里也没几件像样的家具,我们几个人都没啥可砸的,

“晚上到底是干好事儿去了,大白天补觉是不是?妈的,你们他妈的是什么东西?”村长恶狠狠地抓住磊子的脖子吼道,

“我说大兄弟,你别这样哩,我们不敢哩,你别这样哩,我们真不敢哩”家里就磊子的两个孩子及子旺叔的表哥和磊子,至于磊子的媳妇及子旺叔的表嫂去哪里了,我们并没有看到,子旺叔的表哥也从被窝里跳出来,他什么也没有穿,光着身子,但是,他似乎比磊子聪明太多,一看这形势,便赶紧抓住村长的手,缓和着语气说道,

“我告诉你们,别再耍什么小心思啦,我叔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现在有我呢,这次就警告你们一次,最好永远都给我消失,要不然,肯定不会这么简单”我鼓起勇气,冲着子旺叔的表哥及磊子便吼了一声,

“你们这是土匪,我要报警”磊子似乎认不清形势,还在大吼大叫着,被村长一手拽着,加上旁边的山里汉子压着他,他只能张着嘴吼着,

“你最好报警,看看抓谁进去,我叔治不了你们,我可治得了你们,我市里都有关系,想整你们,分分钟钟的事儿,要不是看在我叔的面子上,早整你们了,给我记好了”我就等磊子这句话了,也算是磊子上了我和套了,我学着一些以前看到或经历过的那些人的嘴脸威胁道,

或许我这句话起了作用,或许子旺叔的表哥及磊子,本来就心虚,磊子却不敢冲我吼了,反而是一副惊吓的样子,刚才想来他也是怕我们害怕,一听我这样说,磊子也清楚了形势,根本就惹不起我。

“敢他妈去偷东西,真是反了你们了,要不是看在子旺的面子上,肯定把你们送进去,今天就是警告你们一次,别他妈动歪脑子,以后,敢他妈踏进孙家沟半步,我就把话放过里,打断你们的狗腿,走”村长见我把话说完了,便也恶狠狠地加了一句,接着,一棒子将桌上的一个杯子用棍子打碎了,直接将子旺叔的表哥吓了一跳,

我看到子旺叔的表哥那副样子,心里其实有些难受,甚至有些可怜,说真的,他是子旺叔的亲人,他也五十多岁的人了,从本质上讲,应该受到我的尊敬,我这样对他吼,无论是从道德还是从礼节上都不妥,再加上他家里穷的,睡个觉连个衣服都没有,直接光着身子,真是丑态百出,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可怜之人,也就有可恨之处了。

山里的汉子似乎有些不解恨,又噼里啪啦地砸了几棍子,这才跟着村长的脚步走了出来,我看到,院门口似乎围了几个人,倒不像似昨天子旺叔家似的那么多人,想来,子旺叔表哥一家人在这个村子,算是臭名昭著了,没有人上前过来劝一劝,倒好像都露着兴奋的神色,就好像终于子旺叔表哥一家人受到这样的教训了。

我们一行人,就像黑社会似的,手里拿着棒子,浩浩荡荡地往村口走去,似乎我都听到了背后谁惊喜地吹了声口哨,也不知道是不是用这样的方式来送别我们,我心里有些感叹,心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子旺叔表哥一家人挨揍,反而让这个村里的人解恨,而子旺叔受欺负,便是另一番场景,所以,在做人方面来讲,子旺叔算是很成功的,他的善良与纯朴豁达,令每个了解他的人,都铭记在心。

“易老师,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有水平的哩,就是我教你的脏话你没说出口哩”一回到马车上,村长便驾着马车离去,在路上,便嘻嘻哈哈地冲我调侃了起来,

“村长,您就别笑话我啦,我就是吓唬一下他,省得他们以后再来闹,直接来点狠的,要不然,就没完没了了,不过,脏话我是骂不出来,我是人民教师嘛,不能说脏话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或许要比我预料的要好一些,我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便也跟村长开起了玩笑,

的确,有些人欺负你,我忍着,他越是欺负的越来劲,我还以为子旺叔表哥一家人是啥狠角色呢,原来也是一群脓包,看来,村长这个方法就是对的,以暴治暴虽然不可取,但在这偏僻的山村里来说,真的是靠拳头说话的。

“是哩,老师哩,城里来的,还是大学生,哪能像我们哩,张口闭口脏话,不能这样哩,要教坏孩子哩,大家还是要文明哩”村长似乎很泄气,便也乐呵呵地说道,

我简直无奈到了极点,能够从村长的嘴里听到文明两个字,我简直觉得这是对文明两个字的亵渎,不过,说脏话就说脏话吧,只要心是善良的,也不会影响我对这个人的判断,毕竟,这里的人普通教育程度底下,怎么可能让每个人说话都像君子风范呢,那也不实际,还是落地一些好,我倒对这个没有偏见,当然,最好不要说脏话嘛,听着也不好听。

“村长,叫这些叔叔到我叔那里吃晚饭,我和我叔说,大家都帮了忙了”一回到学校,我便对村长说道,趁着大家还没走,

“算啦,昨天刚吃过闹过的,别把子旺给吃穷哩,易老师,这不算啥哩,不只是子旺,村里谁家受欺负哩,大家都这样哩,也不搞这么一套哩,你不用放在心上哩”村长便摆了摆手,也不去问他们,直接对我说道,

“哦,那行,村长,这是我带来的一条烟,从岛城带来的,分给大家抽一抽,可能我不是咱这里的人,总觉得不好意思啊”我还是将带来的烟拿出来,边说边递到村长的手里,

村长推脱了一下,似乎觉得我太客气了,也就接了下来,直接拆开给山里的汉子们分了过去,我想,这是我的礼节,想来子旺叔肯定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毕竟麻烦了别人嘛,总要给盒烟抽嘛。

孙校长也带着人回到了学校,听村长咋呼了一会儿,孙校长乐呵呵的,就好像听什么故事似的,还拍着我的肩膀,似乎是在高看了我一眼儿,

“易老师,赶紧回去吧,子旺都把我给烦死了,老是问你问你的,还说让我别让你干活啥的,非要到学校里来,我拉着他没让他来,这不,刚把那地窖的铁门装好,好容易把子旺给劝住了,这么多年哩,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子旺这么烦人哩,一口一个开心,生怕你冻着累着的,烦死我哩,你快回去哩”孙校长见没事儿了,便边有些烦躁地推着我边说道。

“那我走啦,孙校长,再见”我一听孙校长这话,我的内心十分地激动,便边说边向学校外面跑去。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我快步地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心里兴奋不已,似乎孙校长的话还萦绕在我的耳边,子旺叔一下午没感觉到我,一直在孙校长耳边唠叨个不停,好像三句话都离不开我,似乎没有了我在子旺叔的身边,子旺叔整个人都在想念着我,这怎能不让我有所激动,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味道吧!

“子旺叔,我来啦”我心里默默地呼喊着,激动万分,似乎子旺叔那好看的不像话的样子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好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我能够确定,这香味是来自子旺叔的家中,而子旺叔,此时肯定在给我做着他精心准备的佳肴,似乎闻得我整个肚皮都感觉到饿了。

我跑进了院子里,看到地窖口已经关上了一道铁门,并且上了锁,我仔细看了一下,还是十分满意的,想来孙校长人细心,做着东西也十分地考虑周到。

我听到了厨房里的声音,我便快步走了过去,子旺叔,此时正站在厨房里,感受着锅里的感觉,愣愣地,呆呆地,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总觉得这样的画面好美好美,就仿佛子旺叔此刻无心做饭,而是在想着我,想着我什么时候回来,想着我的吻,想着我的味道,想着我和他说话的声音。

“开心,你回来哩”突然,子旺叔咧开嘴笑了,便面朝着我,嘿嘿地笑道,

“叔,我回来啦”我知道,子旺叔感觉到了我的到来,我便边说边一下子紧紧地搂住了子旺叔,并热烈地吻了上去,

“嘿嘿,叔想了你一下午哩,孙校长不许叔去学校哩,叔这一下午,心里咋就那么想你哩”子旺叔摸着我的脸,很是高兴地说道,

“叔,你想我啥啊?我就出去了一下午呢,就想我啦?”我搂着子旺叔,一副温情地调侃道,

“叔也不知道哩,叔也觉得好奇怪哩,开心不在叔的身边,叔就想开心哩,嘿嘿”子旺叔似乎也觉得奇怪,摸着我的手,一副不想松开的样子,

我兴奋极了,吻着子旺叔的味道,摸着子旺叔的温暖的大手,整个人都似乎荡漾在春天里。

“开心,你手上没有茧哩,看来没干活哩,叔就放心哩,叔嘱咐孙校长哩,不能让你干活哩,孙校长都烦叔哩”子旺叔仔细地摸着我的手心,似乎在分辨着我一下午的劳动,便嘿嘿地冲我笑道,

我会心一笑,心想,果然,孙校长烦子旺叔真是有道理,就好像我是个孩子一样,子旺叔生怕我受到什么委屈似的,一遍一遍地嘱咐着孙校长,孙校长不烦子旺叔才怪呢。

“开心,马上吃饭哩,年过完哩,天天都吃肉,今晚叔给你做的素菜哩,你瞧瞧哩”子旺叔嘿嘿地笑着,接着关掉火,掀开锅盖对我笑道,

“叔,你这是蒸的啥啊?”我一瞅锅里,便对子旺叔轻声地问道,好奇的双眼仔细地盯着锅里的两个钢盆,

“嘿嘿,这是叔的独家私房菜哩,茄子蒸好哩,还有这西红柿,也蒸好哩,这是叔捣好的蒜泥,都拌在一起,就叫蒜蓉焖西茄,嘿嘿,开心,怎样哩?”子旺叔嘿嘿地对我笑道,

我简直惊讶的一时之间无法形容,我倒是没有想到,在子旺叔的嘴里,还能蹦出这样的词来,好像还是子旺叔自己创造的,那简直惊讶的我的下巴壳都快掉了下来。

“来,开心,小心烫哩,叔来哩”子旺叔不让我动,他则将两个大钢盆从锅里端出来,嘴里还关心地对我说着,

那么烫的钢盆,子旺叔徒手就端了出来,我不知道子旺叔是不是皮厚还是手太坚强了,好像跟没事儿人似的,接着将蒸好的西红柿倒进了蒸好的茄子里,接着将捣好的蒜泥倒了进去,又倒了点香油,散了点盐搅拌了一下,往上面撒了一点香菜,这道子旺叔所谓的蒜蓉焖西茄算是已经大功告成了。

“哇,叔,真香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菜呢”我有些兴奋,本想拿出筷子尝一口的,便子旺叔让我端着米饭,我便跟在子旺叔的身边,闻着香味,边说边与子旺叔一起走进了屋里,

“嘿嘿,叔喜欢这样吃哩,很好吃哩,又有营养哩,来,开心,尝尝哩,拌着米饭可很好吃哩”一回到屋里,子旺叔便乐呵呵地对我说道,似乎已经等不及让我评价了,

我也等不及了,直接拿起筷子吃了一口,怎么说呢,那样的味道,真的是太棒了,很农家的感觉,很不一样的味道,总之一句话,太好吃了!

“叔,你简直就是天才啊,这下吃下去,我不胖才怪呢,简直太好吃啦”我很是兴奋地说道,接着便盛起了米饭,似乎一副等不及的样子,

“嘿嘿,好多哩,多吃点哩,长胖就长胖哩,男人哩,胖点好哩,结实有力气哩”子旺叔嘿嘿地冲我笑着,似乎我的评价直接影响着子旺叔的心情,

子旺叔看不到,却很注意菜的色相,刚刚子旺叔撒的香菜叶,其实就是点缀的作用,我想,子旺叔这是撒给我看的,也是为了影响着我的食欲,子旺叔一个人的时候,估计肯定不会这么做,因为没有必要嘛。

“多吃点哩,拌着吃哩”子旺叔能够感觉到我大口地吃着,便不住地往我的碗里夹着,就好像喜欢听我吃饭的感觉似的。

“叔,你也吃,嘿嘿,叔,我觉得你真好,我一回家就可以吃饭啦,这在我以前啊,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突然很感动,怎么说呢,有了子旺叔,我就像有了一个家一样,一回来,子旺叔便迎接着我,做好了精心为我准备的佳肴,乐呵呵地看着我吃,这样的感觉,让我想起自己曾经的成长经历,真的是感慨万千,

“开心,你下午都干啥哩?没累着哩?”子旺叔喜欢听我这样说话,便一边吃着,一边对我咧着嘴开心地问道,

我顿了一下,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说我下午做的事情,毕竟正在吃晚饭,我想让子旺叔吃完了我再说,免得子旺叔一听就吃不下饭去了,虽然子旺叔从来都是能吃能睡的,好像啥事儿也影响不到他正常的生活规律。

“叔,先吃饭,这么好吃,我都腾不出嘴来说话”我便赶紧找了个由头对子旺叔说道,

“好,吃饭哩”子旺叔也不多问,便大口地吃了起来。

我觉得子旺叔简直太宠爱我了,以前的我,一碗米饭就吃饱了,很饿的情况下,能吃两碗,可是,与子旺叔在一起,有很多时候,我能吃下三碗米饭,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想吃,尤其是与子旺叔一起吃的时候,我的胃口就是这么好,或许是与心情有关吧!

子旺叔是能吃的,比我能吃多了,这么敦实的身材,肯定是能吃的,子旺叔吃的也比较快,还是以前那样,生怕盛下倒掉可惜,子旺叔都塞进了自己的肚皮里,一副很是满足的样子。

“叔,来,抽颗烟,不着急洗刷,歇一歇,我都站不起来了,吃的太饱啦”我与子旺叔吃完饭,我便有些满足地边说边递给子旺叔一颗烟点燃,

子旺叔惬意地吸着烟,摸着我的手,一副爱不释手地样子,乐呵呵地咧着嘴笑着,就好像,摸着我的手,是子旺叔最高兴的时候。

“开心,下午干活累不累哩?”子旺叔似乎又想起了刚才的问题,便对我问道,就好像,子旺叔从来不问我什么,但却如此关心我干活的问题,我想,子旺叔真是心疼我,怕我累着啥的,

“叔,我下午没干活,和村长出去了一趟”我便轻声地问道,

“出去了一趟?去哪里哩?和他有啥好出去哩?”子旺叔的反应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子旺叔可不会什么掩饰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嘴上也就怎么表现了出来,

“叔,我说了你可别激动啊”我顿了一下,便摸着子旺叔说道,

“叔不激动,开心,是不……是不是村长欺负你哩?”子旺叔轻声地回道,好像子旺叔一下子担心了起来,抓住我的手,很是紧张地对我问道,

“哈哈,叔,不是,你别想多了,我和村长去你表哥那里了,把他家里……”我便将下午的事情与子旺叔都讲述了一遍,就连细节也描述的很清楚,

“哎呀,开心,你们咋那样做哩,表哥一家人生活的也不容易哩”子旺叔一听完我的话,便有些急了,倒好像很心疼似的对我说道,

“叔,反正我们砸也砸啦,就是给他们个教训,总比他们再做什么事情被抓进去好多了吧,至少他们以后不敢过来烦你了,对付这样的人,必须用这样的办法,要不然,永远都是麻烦啊”我赶紧拉住子旺叔的手,便解释道,

“开心,叔的表哥也不容易哩,磊子不挣钱哩,一家老小也要张口吃饭哩,你也看到哩,过的还不如叔哩,他们占点小便宜就占哩,到底也是叔的亲人哩,叔以后就不和他们来往就是哩,就当没这么个亲人哩,你也不能打上门去哩,这样多不好哩”子旺叔似乎很是担心,便抓住我的手,很是紧张地说道,

“叔,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不这样不行啊,我个人的经验啊,被人欺负可不能忍着,要不然,人家可没完没了地欺负你,就得还回去,才能让他记住,我觉得我也是为他们好,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至少也给咱们省去的烦恼,也让他们来一次教训,如果他们想明白了,以后会往好的一方面发展,如果想不明白,他们也会忌惮咱们的,至少知道,咱们也不是好惹的,”

“叔,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不喜欢这样,你纯朴善良,想让所有人的关系都其乐融融的,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真的没办法,只能这样做了,叔,放心吧,我们没把他们怎么样,就是警告了一下而已”看到子旺叔这样的反应,我有些心疼,但我不后悔,因为与其让子旺叔现在难受一下,也不想日后一直难受着了,我便接着解释道,

子旺叔不再说话,而是低着头吸着烟,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也好像是在慢慢地消化着什么。

我陪着子旺叔的身边,生怕子旺叔会有什么想不开的,我也决定了,子旺叔实在觉得我做的不妥,我就抽出自己的皮带,让子旺叔替他表哥打我两下,先不说子旺叔肯定下不去手,我也得有这个姿态,谁让我先斩后奏的呢。

我一直等待着子旺叔的反应,而子旺叔一直默默地吸着烟,倒是让我有些着急了,我都想直接开口哄子旺叔几句,再道个歉,让子旺叔抽我一顿就行了。

“哎呀,该洗刷哩,凉哩就不好洗哩,光顾着吸烟哩,都忘记了”只见子旺叔突然抬起头,赶紧掐掉香烟,边说边站起身来,摸起碗筷便走了出去,似乎着急洗刷东西去了。

我简直无奈到了极点,但内心又十分地高兴,就好像,我原本以为子旺叔沉浸在了低落的情绪之中,殊不知,子旺叔只是吸了颗烟,接着将注意力回到了碗筷上,简直与我想象的不一样,但是,这才是子旺叔,豁达的子旺叔,没有那么多的心事儿,活的简单而纯朴。

“叔,我咋那么喜欢你哩”在厨房里与子旺叔洗刷着,准确的说,是子旺叔在洗刷着,而我则从子旺叔的背后抱住子旺叔的腰,一副很腻歪地语气说着,

“嘿嘿,开心,叔也喜欢你哩”子旺叔虽然被我这么黏着洗刷不方便,但似乎子旺叔也喜欢我这么黏着他,便嘿嘿地笑道,

我将头伏在子旺叔的手背着,跟随着子旺叔的动作,一直伏在子旺叔的后背上,一副不忍离去的样子,就算子旺叔关上了院门,关上了屋门,我都还伏在子旺叔的后背上,抱着子旺叔的腰,不想松开似的。

“开心,别闹哩,脱衣服睡觉哩”子旺叔打开收音机,听着里面的节目,似乎这是子旺叔晚上一直以来的习惯,没有电视可看,子旺叔只能听听收音机里的节目,山里的人睡觉都早,这才晚上八点多,子旺叔便将我的手轻轻地拿开,边说边帮我解着衣服,

“叔,抱一抱”我也是服了自己了,可是,我没办法,我就是想抱着子旺叔,像个缺爱的孩子似的,一点也不想松开子旺叔,

子旺叔便嘿嘿地笑着,还笑话我过了年长了一岁,怎么性子却退了一岁哩,我只是嘿嘿地笑着,子旺叔便给我脱好了衣服,拿被子盖住了我,接着,子旺叔便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关上灯,钻进了被窝里。

“叔”子旺叔关掉收音机,似乎要准备睡觉了,我便轻轻地喊了一声,直接一翻身,把他抱住。

由于学校的建设,开学要晚很多,没办法,为了长期的计划,也只能这样安排,想来等开学之后,学校的任务便开始重了,毕竟课程一下子落下了一大截,不过,我觉得我的学生们倒是很欢乐的,毕竟,这个寒假,可是很长很长的,可以让他们玩个痛快了。

子旺叔天天叮嘱我,不让我干什么重活啥的,我只是答应着,但一到了学校里,我也就跟着村长与孙校长他们,开始干着活,我很有动力,毕竟这所学校,是我见证着成长起来的,哪怕教室里墙上的大白,也是由我粉刷了一部分,我感到很自豪。

子旺叔别看看不到,但他的嗅觉与听觉却是十分地灵敏,一闻我身上一股子泥瓦的味道,子旺叔便开始唠叨我,总之,就是不听他的话,还说我不是靠这个来生活的等等,

“开心,叔把屋里烧的这么暖和哩,叔烧了一大锅的水哩,给你洗个澡哩,你在叔家里,条件不允许,叔听收音机里说哩,你们城里人天天洗澡哩”子旺叔实在是心疼我,孙校长又不让他去学校,子旺叔只是呆在家里,也无事可做,毕竟冬天还未过去,子旺叔只是天天地想着我,给我做好饭,盼着我早点回来,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子旺叔便对我说道,

“叔,你也洗哩,叔,我发现一个问题,你身上怎么就不沾灰呢,哪里都白白啊”我倒是挺开心的,的确,我在岛城的时候,是天天洗澡的,无论春夏秋冬,但我不是个矫情的人,在这里,条件的味道,我也就入乡随俗了,一听子旺叔这样说,我也就调侃道,

“开心,叔也不知道哩,叔的皮肤就是不沾灰哩,嘿嘿”子旺叔似乎觉得有些神奇,便嘿嘿地笑道,

“那多好啊,有些人想这样还不行呢,这叫天生丽质,没办法,哈哈,叔,咱俩一起洗吧”我握住子旺叔的手,哈哈地笑道,

“你先洗哩,叔去把碗筷洗刷了,回来给你搓背哩,你洗完叔再洗哩,有的是水哩”子旺叔便嘿嘿地笑道,接着端着碗筷便走出了屋内,

此时,正是我与子旺叔刚吃完晚饭,子旺叔也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个大盆,很大很大的那种,我想,肯定是子旺叔从谁家借来的,足足可以让我坐在里面,虽然有些别扭,但总算是很不错的。

“叔,你快点啦,我身上也不脏啊,等你过来啊”我便冲子旺叔喊道,

子旺叔应了一声,便往大盆里倒着水,为我调好水温,便乐呵呵地去洗刷碗筷去了。

屋里真的太暖和了,暖和的像夏天一样,想来子旺叔肯定是一下午就想着这件事情,便做了这样的规划,我有些感动,心想,子旺叔是心疼我的,他知道他拦不住我,我又是学校的老师,子旺叔只能用他力所能及的关爱来呵护着我了。

我本来就穿着保暖,微微有些汗意,我便将衣服都脱了下来,直接坐进了大盆里,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倒觉得自己一下子像个小婴儿一样,一个大盆就可以当泳池的感觉了,不过,这个大盆太大了,估计子旺叔坐进去,才刚刚正好。

我慢慢地洗着身体,洗着头发,轻轻地揉搓着自己,我倒不会想子旺叔是嫌弃我,子旺叔哪会嫌弃我呢,他只是怕我长时间不洗澡不自在罢了。

“嘿嘿,开心,屋里像个蒸笼哩,来,叔给你搓一搓哩”子旺叔走回了屋里,我看到子旺叔快速地开门关门,生怕冷空气飘进来让我感冒似的,子旺叔便边说边挽了一下袖口,直接将手伸进了水里。

“叔,你这样我都害羞呢,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样呢”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虽然与子旺叔早就无所谓了,但这样的第一样,我还是有些尴尬,合理红着脸说道,

“嘿嘿,开心,害啥羞哩,该摸过的叔都摸过哩,有啥害羞的哩,你又不是大姑娘,再说哩,叔啥也看不到哩,你别害羞哩”子旺叔伸着他厚实地大手,在我的身上游走着,嘴里嘿嘿地说道,

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我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时刻,从小到大,或许我太缺少爱了,更缺少这样的最基本的温暖,子旺叔的手,在我的身上,就好像我从未感受过的被人呵护的感觉,被人伺候的感觉,带着暖意,带着温情,让我整个人的心脏,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我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知道,自己有些感伤了,此情此景,或许只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出现在我根本就看不清样子的那两个给我洗澡的亲人上,子旺叔给我实现了这样的梦,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嘿嘿,开心,嘿嘿,抓住哩”子旺叔没有感觉到我的伤感,倒是很用心地为我搓着,或许没有听到我说话,子旺叔一下子跟我闹了起来,

“叔,你太坏啦”我一下子被子旺叔打断了思绪,努力地想把子旺叔的手拿开,可是,子旺叔似乎就是想和我闹一闹,我怎么掰开他的手就是掰不开,我也只好作罢,嘴里有些害羞地说道,

“嘿嘿,都这么大哩,唉,要讨老婆哩,开心,嘿嘿,叔都替你高兴哩”子旺叔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变化,便松开后叹了口气一边为我接着搓着一边说道,

我没有说话,对于子旺叔这类话题,我早就和他说过了,但是,子旺叔似乎每每都答应着,却又要提起来,我也懒得再和他说了,反正我打算一辈子守着他了,让事实就证明这一切吧!

子旺叔拿起毛巾为我仔细地擦着,接着一下子将我抱了起来,直接抱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

“嘿嘿,开心,你总是这么轻,叔都感觉不到沉哩”子旺叔嘿嘿地笑道,似乎一副温情地样子,

“叔,干嘛把我放床上啊,我要穿衣服,还要给你洗澡呢”我想挣扎着起来,便对子旺叔说道,

“等一会儿哩,叔给你拿新的衣服哩,你这衣服叔明天就要给你洗哩”子旺叔按住了我,边说边打开了柜子,

我的所有的行李,里面的衣服啥的,都由子旺叔仔细地为我放了起来,我需要什么,子旺叔总能准确地给我拿出来,我都没有想到这些,只见子旺叔从衣柜里,给我拿出新的保暖内衣加内裤来,

“叔,看来你准备的挺充分的嘛,哈哈,这心细的,我都离不开你了”我开心地穿着衣服,哈哈地笑道,

子旺叔便抬着大盆走出了屋里,将水都倒掉,接着又弄了一大盆水来,往里面加着热水,

“开心,你也费力给叔搓搓背哩”我以为子旺叔不需要我的,没想到,子旺叔却是直接对我说道,本来我都不好意思说的话,被子旺叔这么一说,我兴奋地一下子跳下了床来。

子旺叔脱掉衣服,直接坐进了大盆里,这大盆啊,简直就是为子旺叔量身订作的,刚刚被子旺叔正好盘腿坐进里面,好像里面的水都不需要加太多,子旺叔一坐进去,就已经满了。

“叔,我觉得吧,你这就是白费劲,我怎么用力都搓不出灰来,你这皮肤,简直就是不沾灰啊,白里透红的,哈哈”我搓了一阵,似乎我都怀疑我的力度是不是太小了,但我用了很大的力气,却依然没有什么成果,一想到子旺叔之前的话,我便对子旺叔调侃道,

“嘿嘿,搓一搓哩,舒服就行哩”子旺叔也嘿嘿地笑道,似乎对自己的皮肤还是很自豪的,

我拿起旁边水桶里的瓢,轻轻地洗着子旺叔的身体,给子旺叔洗着头,打着香皂,

“哈哈,叔,整理的时候到啦”我报仇的时候来了,谁叫刚才子旺叔为我洗澡的时候跟我闹呢,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个时候,我便哈哈地笑道,

子旺叔也笑着,倒是由得我了,好像每晚我都这样,子旺叔早就见怪不怪了,我却是很仔细地为子旺叔洗着冲着,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子旺叔也换了一套衣服,这才将大盆端出来,将我们俩换下来的衣服都放好,准备明天都清洗了。

屋里全是香香的味道,待到子旺叔回来后,我早已躺在被窝里等着子旺叔了,子旺叔脱掉衣服,也钻了进来,深情地吻着我,

“带着香味的开心,嘿嘿,就是香哩”子旺叔嘴里嘿嘿地笑道,似乎子旺叔就喜欢这样的时刻。

“嘿嘿,开心,叔还是第一次这样洗澡哩,以前叔冬天都不洗澡哩,没有暖气,太冷哩,天黑就钻被窝哩,你就不一样哩,屋里有暖气,叔管人家借大盆的时候,人家一听易老师要洗澡哩,人家就直接借哩,嘿嘿,开心,还是你面子大哩”子旺叔搂着我嘿嘿地感叹道,

“叔,你怎么这么没羞没臊的啊,你咋不说你洗澡啊,非要说我洗澡,搞得我跟个大姑娘似的,传出去多不好啊”我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子旺叔简太实在了,实在的只知道实话实话,

“叔要洗澡谁信哩,山里的汉子谁冬天会洗澡哩,人家也不借给叔哩,嘿嘿,叔就把你搬出来哩,你是城市里来的哩,人家都知道你们城市人爱干净哩”子旺叔似乎什么都明白,倒不觉得这有啥,便接着对我嘿嘿地笑道,

我也是无语了,不过想想,倒也没什么,倒是子旺叔的话让我有些心疼,就好像,如果我没有出现,子旺叔还会一个人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过着那寒冬,没有电灯,一到天黑,子旺叔赶紧吃完饭,吃着收音机,裹在被窝里慢慢地抵抗着寒冷,那样的日子,我想想就觉得可怜,倒觉得我的存在还是有意义的,至少能给子旺叔带来生活上的提高,这也让我很开心。

“开心,你穿上内裤哩,奇怪,一到早上,叔总会摸到被子湿哩”快要睡觉的时候,子旺叔摸过我的衣服便对我说道,

我一愣,便一下子想了过来,真是无语到了极点,这样的羞愧,本来不说也就罢了,被子旺叔这么直接指出来,我真的尴尬的不知所措,幸亏子旺叔看不到我的脸,要不然,子旺叔肯定会笑话死我的。

“叔,你就说我,你咋不说是你弄的呢,干嘛老往我身上推呢?”我赶紧穿上了裤子,没办法,我也得听子旺叔的话,免得他天天出去晒被子,万一被别人瞅到,那就不好了,我便说道,

“哪有哩,就是你的哩,叔都多大哩,不会哩,开心,叔明白哩,叔又不是不懂,正常现象哩,叔年轻的时候也这样哩,嘿嘿”子旺叔摸了摸我,似乎在确认我有没有听话,便嘿嘿地笑道,

“叔,你就是嘴硬,老是说我,好了,我要睡了,生气了”我我假装生气地说道,然后侧过了身子背对着子旺叔,

子旺叔哄着我,抱着我,渐渐地睡了过去,其实我知道,每天早上,子旺叔与我一样,子旺叔的身体壮实的跟头牛似的,一点也不老。

天亮了,我也醒了过来,与子旺叔从被窝里起来,我一掀开被子,便一下子大笑了起来,

“叔,你自己摸一摸,这下不能说我了吧?哈哈,我可是穿着裤子睡的,你赖不到我的”我看到那些后,便拿起子旺叔的手摸了过去,嘴里哈哈地笑道,

子旺叔羞愧极了,就好像自己打了自己的耳光似的赶紧穿上衣服,抱着被子便到外面晾晒去了。

“叔,有啥可害羞的嘛,你昨晚不是说了嘛,这说明你还年轻呢,叔,放心吧,我不会和别人说的”在吃早餐的时候,我看着子旺叔那好看的不像话的脸庞,便哈哈地笑道,

子旺叔简直无话可说,就好像被我发现了他的秘密一样,都不敢看向我了,但越是这么害羞的子旺叔,我的心里就越是高兴,越是喜欢看这样的子旺叔,好像我与子旺叔的日常,就是如此的欢乐,如此的温馨。

学校建成了,也要开学了,孙校长跟领导们做了汇报,没办法,领导们在学校建之前,一个个都见不到人,这学校建起来了,一个人都跟做了什么在好事儿似的,争着过来剪彩啥的,孙校长本来要让钱远康来的,在他打电话之前,倒是让我打这个电话,倒好像孙校长看得出来,我的面子比他大似的,我没办法,也好多天没有与钱远康打电话了,我倒是有些想他了,我便拨通了钱远康的手机。

很可惜,钱远康在国外,说做什么项目啥的,我也就汇报了一下,钱远康祝贺着,同时还说想我了,我打着哈哈,没有回答什么,或许,我心里想钱远康,但嘴上却是说不出来,这对于我来说,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了。

(未完待续如侵请联系删)


参考资料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