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网站是专业的
大龄女总裁遭父母嫌弃嫁不掉,转头约会富豪男

来源:http://027daiyun.org  日期:2020-02-17

Ophelia | Monia Merlo看前面的故事:方南山本来不想把跟Eric的事告诉父母的。
但有天晚上,方南山晚上十点下班回家,看到父母坐在她家的沙发上,一脸高深莫测地朝她微笑。
方南山说你们这么晚不回去睡觉在这干嘛。
父亲说:“我今天委托了以前的学生小刘的妈妈,给你看看在北京有没有合适的人。
我把你的情况发过去了。
”父亲说完把手机递给方南山。
看到父亲这样形容自己:xx大学毕业,虚岁32,属龙,跟属狗属兔的人相冲。
父母都是普通教师,家庭清白。
自己在北京创业,有一套单层48平米的loft。
方南山看完只觉得血往脑子里冲。
这段话前面应该加五个字:剩女大甩卖。
她质问父亲说,你为什么不把我的收入和职位写上去?你这样人家会给我介绍什么货色?父亲说:“不要写得太浮夸。
”方南山觉得父母于人情世故一窍不通,在这个人人**的时代,你一点x都不装,人家不会觉得你朴实,只觉得你连一点装x的素材都没有。
又发现父亲仍然不怎么看得起自己的工作。
如果自己是个体制内的公务员或者高校老师,想必父亲会大笔着墨的。
方南山听见自己用讥诮的挑衅的语气说,不用给我找了,我有男朋友了。
然后她把Eric的名字报出来,她说清华的,河南省有一年的高考状元,他公司的资料你们可以自己网上搜下,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你们回去吧。
看着父母又吃瘪又高兴的神情,方南山感受到了一种报复的痛快。
她觉得自己真实爱上了Eric。
她是一辈子被好胜心驱动的人,谁成全她的好胜心,谁就赢得她的爱情。
然而她和Eric的进展,突然就冷下来了。
方南山主动发过一次微信,说有个新片上映了。
想了想,她又补充了句,我朋友圈里的导演都在替它打call,应该水准不错。
过了三小时,Eric回复说,我周末管理层拓展,回来约你。
但他一直没联系她。
这跟方南山之前约会对象的路线都很不一样,他们甚至还没上床。
当然,以往即使过了那一步,方南山也不会特别热情。
一方面她对感情的需求量没那么大,她有事业有消费来给她提供存在感;另一方面,她从小被规训得特别“收”。
欢欢会不断问老梁说,“你想我吗”,老梁迟迟不回或者回一句“还行吧”,欢欢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换成方南山,大约会觉得自己热脸贴冷屁股。
欢欢说方南山是自尊心太强,方南山觉得也不是。
她只是太不放松了,一生都在学着争气,小时候为父母争气,长大了要争气给父母看看。
她很怕自己泄露出去了感情却没有被对方珍惜,还让对方觉得她软弱可欺。
方南山不是很懂Eric这什么意思。
她也不想问欢欢。
欢欢太热心,一定会立刻去替她盘问Eric,这就太让人尴尬了。
她不想让Eric觉得自己非常在意他。
毕竟他们俩只见过两次,相处一共加起来不到十小时。
一见钟情这种戏码,18岁小姑娘演那是真爱可贵,过了30岁,只会让人看出没有行情。
Eric给方南山在朋友圈留过一次言。
方南山转了个新闻链接,公司上了科技媒体“最值得关注的100+消费升级新品牌”榜单,方南山在论坛上和几位独角兽公司创始人对话。
摄影师很好,拍的方南山意气风发,又是美的。
好多创投圈朋友留言,H资本的最年轻合伙人还留言捧场:“哇,我在学校时怎么没认识你这么美的学妹,失误了。
”方南山心说,难怪他上位快,昨天刚在融资谈判给我压了五个点估值,现在又来云淡风轻彩虹屁哄创业者。
Eric在底下回了一个大拇指表情。
然而方南山足足等了两天,都没有收到单独聊天。
之后一周Eric杳无音信,因为两人都没有再发朋友圈,所以连之前的微妙留言都没有了。
方南山想,大约对方有了别的选择。
方南山对这种结尾已经驾轻就熟。
发生在北京CBD的爱情故事大约都这样——他约你吃饭,你那天忙昏了没有回,后来你们就不再说话;他找你去日本玩,你没有去,然后你发现你朋友圈里另一个女的照片里出现了他的背影,后来你们就不再说话。
方南山想,她已经有六年没有分过手了,只有这些虎头蛇尾的告别。
不过好处是,因为大家都表现得足够不走心,所以他日相见,倒是真的,各自坦然。
方南山想,她跟Eric也会的。
没想到方南山刚放下这件事,Eric又找上门来。
周四晚上,他说:“最近怎么样?上周公司有点小问题,被有关部门盯上了说要整顿,后来各种找人,又写悔过书又下线了一些合作商家,这才定案罚款。
抱歉抱歉,我真的很想联系你,其实。
”这段微信实在太过真诚,不但有解释,还把几乎是公司机密的细节和盘托出,实在不像是托词。
方南山犹豫一会,回道:“没事了就好,上市了你们压力是更大了。
”Eric接着说:“你想我吗?”方南山不知道怎么回。
她觉得有点儿委屈,又没有倾诉情绪的安全感。
两人微信对话就一直停留在“对方正在输入“。
最后Eric发来:“明天周五,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那个片子,我看还有影院没下线。
”方南山说:“好。
”周五傍晚六点钟,Eric就到了方南山公司楼下。
方南山吓了一跳。
她想说“你今天怎么那么闲”,觉得嘴太欠,删掉;想说“我还有点事没处理完”,觉得这对话很没有风情,又删掉,最后她说,今天路况很好嘛。
Eric说,我能申请上楼参观一下吗?“行。
你可能是我的第一个私人客人。
”Eric问她:“多私人?”方南山没接话,只说你上来我在前台等你。
方南山走到前台,看到Eric捧着个半人高的粉兔子,兔子捧着一小簇粉玫瑰。
方南山一眼认出了这个牌子,专坑新中产的“轻奢品牌”。
一束没品牌的玫瑰才一两百块,加上品牌做的盒子和塑料兔子,就至少小一万了。
这是方南山从小的习惯,看到任何商品,脑中迅速拆出单品成本价,成本价在总价格里占比越小的,她心里越会有微微的“不值”感。
哪怕她现在已经深刻理解到营销费用、研发费用、管理费用都是事物价值的构成,也拥有了不少“生产成本占比很低”的奢侈品,这种下意识的换算,她还是永远不能摆脱。
方南山远远打量 Eric的整体造型,觉得他连人带礼物都很体面,到底是学霸出身的富一代,整个人有种挺括感。
前台小姑娘很懂地发出惊叹声。
方南山顿时心情很好,她很久没收到这么“不实用”的礼物了。
Eric边往办公室走边说,周五下班时间太堵了,一定要早点出发,不然从望京到你们国贸,十公里能堵三个小时。
方南山心想,你对这个时间段这个路线很熟么。
但她没说话,吃这种飞醋,既不增加情调,又很没必要。
Eric好像看出方的想法,很自然的往下说:我几乎不在这个点下班,一般都是十点以后,完全避开下班高峰。
但偶尔来国贸见投资人。
方南山说:你现在见投资人还多么?Eric说,上市了就不多,我又不是CFO,我只在季度会遇到他们。
以后来国贸可能都是来见你。
欢喜的同时,方南山无法摆脱微微不安。
她预感到将由Eric主导他们这段关系。
方南山其实很讨厌别人掌控主动权,可是对着Eric她没办法。
从小被灌输竞争意识,她一生所求不过是人前的体面,Eric都给她了。
他学历事业谈吐无懈可击,她知道自己不能再额外要求关系里的事事顺心。
自此,方南山跟Eric进入到了稳定的相处阶段。
每周六晚上他们在Eric的住处见面,方南山会下厨做个饭,俩人看个电影,周日下午Eric送她回家。
Eric太自律,他不工作的时候就真的可以不碰手机,搞得方南山也不好意思玩手机。
Eric每周见面还会问方南山最近看了什么书,方南山第一次被问的时候一脸懵逼,想了好一会才说:《那不勒斯四部曲》。
《那不勒斯四部曲》这个书名,她还是从欢欢那知道的。
除了土豪的二奶身份之外,欢欢在微博上还是个三万粉丝的小型博主。
欢欢在网上特别正能量,十张照片九张是在看书。
而且欢欢买书跟买衣服一样,都只买年度最流行的,反正都是用来拗造型。
而方南山自己忙到并没有时间和心力看书。
方南山跟Eric都对这个相处模式表示满意。
Eric觉得方南山独立不粘人,而方南山每次从Eric家回到自己家,嘴上依依不舍,心里欢快得像个刚放学的小学生——她还是最喜欢一个人在沙发上抠脚。
所以当Eric突袭方南山办公室的时候,她真的是……惊大于喜。
她素颜,连眉毛都没画,连轴转了一天,桌子上放了一杯咖啡,脸色比咖啡好看不到哪去。
他们公司开始了C轮融资,律所派了一个小Team来跟进工作。
Team里有个姑娘,劲劲儿的,一直挑刺说公司文件这不对那不对,把财务总监下面的财务经理气得直哭。
方南山正在跟财务经理谈话,就看到Eric推门进来了,他特别自来熟地说,你不用管我,我坐沙发上等你。
方南山不想被下属八卦,所以她没有跟 Eric打招呼。
财务经理一直在啜泣,说对不起南山姐,我给你丢脸了。
我知道这样很不专业,但我真的想哭,情绪很低迷。
方南山说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你工作时间太短,还没有老板教过你,在职场哭是多么没有价值。
财务经理很想收住哭声却收不住:“我发每个文件过去都被陈律师冷嘲热讽,说我们是前轮律师没教好。
”方南山神态轻松地安慰她:“你不用妄自菲薄。
公司在不同发展阶段,有不同阶段的合规要求。
一味地要求都用最严标准,那是刚毕业的学生生搬硬套,不了解真实世界。
”财务经理一直耸着的肩膀终于放平下来。
方南山说:“关于这事,我可以和律所负责我们的合伙人打个招呼。
因为尊重客户和客户的现实考虑,才是各种职业包括律师的专业性。
客户花钱是请他们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当判卷老师的。
”财务经理很期待地看向她。
新人最爱看老板替自己出头,仿佛小学生领着黑帮去找仇家。
但方南山接着说下去:“……但是我不会这么做,我希望你能自己消化情绪。
因为你不能保证职场遇到的每个人都用你期待的语言和你沟通,你要学会适应交流里的噪音,聚焦任务本身。
”财务经理终于镇定下来,她说我感觉好多了,谢谢南山姐。
方南山递给她一瓶矿泉水:“学会控制情绪是职场特别关键的一环。
年轻人总喜欢讨论认知和执行哪个重要,但职场和人生的后半程,其实拼的是情绪控制。
”财务经理睁着迷茫的眼睛问:“所以情商能替代智商吗?”方南山说不能。
智力和情绪是互相加成的。
一方太低,总分都不会高。
但你关注这个没意义,管理者才需要关注他人的变量和不变量,你还是新人,多关注自己的变量就行。
财务经理对这段话半懂不懂,但她走后,Eric对方南山微微流露出赞赏的神色。
方南山对此并不意外。
虽然没有Eric她也会这么教育下属,但今天她额外注意了语气,让自己比平时更耐心了一点。
Eric说自己下午在国贸参加个活动,结束了就顺便来看看她。
两人调笑几句,Eric正要走,公司CEO陈百舸敲门进来了。
陈百舸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Eric,都是人精,陈百舸一看Eric跟方南山的状态,就知道绝对跟公事没关系。
Eric倒是很坦然。
方南山送他到楼下,他突然一个转身问她说,我周五跟几个朋友打德州,都是创投圈的,有一个你也认识,H资本的CC。
你上次不是说要学吗,我教你。
方南山听出了这句话里的一丝诚意。
欢欢之前说Eric单身,但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Eric可能纯单身吗?只不过是女朋友们都被藏得严严实实而已。
欢欢说Eric 处理感情很低调,可方南山觉得,世界上没有人真的低调,只不过是伴侣不够“合格”,不值得被高调公开。
她也想明白了Eric会在更年轻貌美的CHANEL小姐和她之间选择她的原因——Eric有脑子,他分得出来谁是真牛逼谁是**。
男人不傻,他们也知道一个真正的创业者没法像CHANEL小姐一样每天发仙气飘飘照片写商业感悟,所以他们一边对CHANEL小姐不抗拒投怀送抱,一边找了智识上更门当户对的方南山。
再说了,真要图美貌,Eric大可以越过CHANEL小姐找女明星,Eric还比好几个女明星的前夫现任混得好呢。
千百年来女人总是致力于捉婊,致力于把其他女人扭送上朝堂说大王明鉴不要被小婊砸蒙蔽了眼睛我才是最爱你的那个女人啊嘤嘤嘤。
她声嘶力竭他笼着袖子懒洋洋地听。
其实他们什么都明白。

标签: